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> 社会工作 > 恐惧的背后,或是一些未完成情结

恐惧的背后,或是一些未完成情结

  • 社会工作
  • 2019/5/1 9:07:54
  • 人已阅读
  • @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简介记得去年,随着取内固定手术时间的迫近,我对手术的恐惧日渐俱增。想起了在康复医院认识的病友祝伟的话:“手术做多了,就习惯了,当睡觉一觉就好了。”他视察工程时从三楼跌落,全身多处骨折,做了好多次的手术,拿…



记得去年,随着取内固定手术时间的迫近,我对手术的恐惧日渐俱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起了在康复医院认识的病友祝伟的话:“手术做多了,就习惯了,当睡觉一觉就好了。”他视察工程时从三楼跌落,全身多处骨折,做了好多次的手术,拿了好多次内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也有骨伤科经历,所以曾几何时,我认为自己好勇敢,没有恐惧,不会害怕。


          所以,当去年体味到自己那种前所未有过的恐惧后,我确实是坐立不安的,心里疑惑:为什么我突然那么恐惧?

          同时,感受到措手不及,感觉自己像个犯错的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心理学的启蒙老师祝孟洋给了我一个指引:国内顶尖的心灵沟通师吴中立还在番禺,建议约个家排个案。

          从2017年开始师从祝孟洋、吴中立、沈家宏等老师学习物件排列技术整整2年,团体排列,经常接触,感觉也很神奇很有效。但物件家排个案,还是第一次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就在入院前一天,我约见了吴中立老师,报告了家排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吴老师边了解我的家庭情况、家族情况和成长历程,边在A4纸写下各种成员关系,并排列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站在“目前的问题”上后,我骤然觉得后背发麻,左边头抽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老师问我此时刻想到了些什么,这时,我想到了我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再体会了一下,我开始明白了。

    然后老师让我站在“已解决问题”的上面,让我假想之后的感觉,我也骤然感觉后脑的不适离我而去,全身舒缓下来,自己就开始咯咯咯笑了起来:


    这时,我跟老师说,”老师已经知道我恐惧背后是什么了,是一份渴望被看见和接纳的情结。“

      我的童年,就是为了活在那个被父亲看到的世界里,战战兢兢、小心翼翼的。只是成年后,经历了迷茫和挫折,才发现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样子。我要的样子,应该是更舒服、更自由、更有弹性的。

所有恐惧的背后,都是死亡焦虑。

取内固定手术前,勾搭起潜意识中,那童年时期,因为父亲的疏离,而产生了的死亡焦虑。


吴中立老师功力深厚,通过排列,对我背后各种的未完成事件、情结和创伤一一做了处理、连接和整合,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来自心底的力量感。

第二天,我怀着轻松的心情和来自生命的力量,入院,顺利地拿了内固定。



Top